白心怀

升学党小透明写手
果宝特攻官配组√网王龙樱√德赫√楚夏√妖尾官配组√恋与√ (是许夫人!)
是bg战士,bl/gl也能吃一些
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cp
本命雪诗
——
相信世界的善良与美好。
与其说性格简单,不如说是希望这个世界简单。
有时犯蠢的话请多包涵(鞠躬)
大家愉快相处叭_(:3」∠❀)_

【雪诗】下雪啦。



“小诗诗,外面下雪了哦。”是那人挟着笑意的声音。

窗外一片纯白天幕。

是雪啊。

梨花诗眯着眼瞧了一会,然那雪景实在看得模糊。复又闭上眼,缩在被窝里,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不规则形状的团子,只露出一只脑袋在外面。仿佛只有全身紧贴着厚厚的棉被才能感受到隐约的温度。

“起床啦。”

那人走近了,逆着窗外刺眼的白光在床边坐下。

梨花诗依然不为所动。

一只手轻抚过脸颊,慢慢向上,理了理她耳边的发丝。

突如其来的触感如此轻微,却温暖得令人眷恋。

是雪呢。

“再睡 一会……”

她以微不可闻的气声嘟哝了一句,半张脸埋进被子。不一会,呼吸已然悠长均匀。

菠萝吹雪失笑。“好吧,就一会儿。”

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九点。估计她至少十一点才会醒了。

这期间做什么好呢?他认真想了想,却发现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身旁熟睡的人上。

“下次陪你赖床吧。”


下雪的小灵感。虽然真的好冷qwq


心怀的碎碎念

关于学习的碎碎念。超碎。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放学回到家就没什么写作业的劲儿。明明知道自己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必须做,但还是不想动。

所以一模考前码个对雪诗未来孩子的想象就暂时到这里吧。写了一半的军旅架空和构思到一半的原创魔幻设定估计要中考考完写了。

感觉我物理还有救√语文不知道为什么成绩下滑了……化学很飘,数学也飘,英语常年很好。

虽然被说考区重点不成问题......可是真的想上市重点啊。

但这个理科成绩自己看了都慌。


好吧……相信自己。

我要考市重点、我要考上市重点、我要裸考考进市重点。

今年那所学校分数线第一次到了590,要更加、更加努力啊。


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你不是个写文的吗!!

不是很清楚我在干什么2333
背书去了。

【果宝】军旅架空设定

终于写完男子组的设定了......


cp是官配组。大家都是陆军同胞hhh

共同经历特种部队TG的魔鬼式集训考核……然后***这样一个故事_(:3」∠)_

要问有没有一起成为TG成员?

谁知道呢ヽ(*´з`*)ノ其实基本上......好像也没别的可能了2333

嗯,TG没啥特别意思,就是特攻的缩写。

并不完全现实的军旅架空,划重点,是架空。在我国,军校、当兵乃至特种部队生活在现实中究竟怎样,翻了知乎看起来还是有争议。只能说是较为理想化的生活风格吧,军衔制度、兵种、相关规定也有参考一些资料。




橙留香

•二十五岁,原属空降兵,陆军上尉。

•入伍时曾是同批兵中最刻苦的男兵。

•TG集训期间虽然老实,但不知道为什么经常跟着两个兄弟一起搞事。(因而三人也总是被无极提着耳朵拉去罚跑。)

•体力强得变态,怎么揍都没大事儿(可能这就是他被英雄屡次针对的缘故)

•疯清扬的真•亲徒弟,十七岁起开始向他学习,体能、格斗、理论、枪法等各方面能力提升速度飞快。TG集训男学员实力榜上常年前三。

•传言称他十七岁时经历过一次实战,后来便发了疯一般刻苦训练,从咸鱼小白脸蜕变。

•高一认识了上官子怡(和她的姐妹们),几乎一见钟情

•和章三疯有过一次交集,但彼此并不知道身份,以为只是一场帅大叔(。)对失意小哥的人生劝导。互相好感很高。

•比较耿直,江湖直男,重情义



菠萝吹雪

•二十五岁,来自陆军侦查部队,陆军上尉。

•以俊美无双的容貌闻名整个侦查部队。

•超常的分析观察能力与记忆力,往往被其出色的容貌与不正经形象掩去锋芒。

•招惹过很多漂亮的女兵、医疗人员姑娘,甚至刚来部队便险些被一名强势的女教员霸王硬上弓。被称为军中祸水。

•因为上述缘故,曾在一段时间内对年纪稍大的女兵有些抗拒。

•和菠萝小薇有过一段暧昧期,了解彼此性格和一些习惯。

•参与过几次实战。

•不太摆弄枪械,身体爆发力和速度较强,擅长抓弱点快速歼灭对手。向疯清扬学过一段时间的不知名武术。体能中上,理论知识一般。心理素质极强。

•有些贪财,但不会涉及原则性问题

•人缘很好,双商高,给他一定报酬他可以为你带来TG学员相关消息

•在TG喜欢拉着两个兄弟搞事

•在梨花诗面前,所有撩妹招数似乎都不太管用

•必要时一切以逗小诗诗为主,金钱脸面美色为辅



陆小果

•二十五岁,狙击手,陆军上尉。

•拥有超高校级的幸运(bushi

•被选入学员名单的原因很简单——他是个非常优秀的狙击手。除却实力因素外,心理素质完全无懈可击、欧气好得出奇。

•再多的兄弟也不如如意妹!

•集团公子出身,来部队是为了正义想要玩得开心(顺便和幼驯染的花如意相亲相爱

•全世界最好的人是如意妹。

•全世界第二第三重要的是诗和吃。

•全世界最没用的……大概是钱吧。



小果叮

•二十四岁,几乎全能,陆军上尉。

•十四岁就读于重点大学计算机系的天才少年。

•某次军事行动中救出的人质。在边境不慎被恐怖分子控制长达五年,期间一度受到虐待,但凭借过人的胆识与狠辣的手段被团伙头目关注,几番谈话、三次考验后被头目信任,成为组织成员。后逐渐接手情报、计算机相关事物。制造了一次意外,借此将组织部分信息传输给了政府。东方求败遂带领TG组织行动突袭并将其救出。两年后申请入伍,因特殊情况获批。三年后参加了TG集训选拔。

•心计深沉,行事大胆,相貌清秀(划掉)

•被TG副队长天下无贼特别看重,经常被拉去探讨问题。还被认贼作父教过一些格斗技巧。

•集训期间从某一个契机为起点,对菠萝小薇有了好感

•别看人家主修计算机+人不算特别结实,但经过几年艰苦训练人家还是可以轻松吊打杂兵的。他可强了。

•人格魅力很高,同时地,有时说话也确实欠扁


下面只写了一些大概的设定。

东方求败:TG男队现任队长,陆军大校。即将退伍。高中曾是小有名气的混混,对当时想要当军医的果姥一见钟情后入了伍。

天下无贼:TG男队副队长,陆军上校。集训期间主要负责学员训练安排

认贼作父:TG男队成员,陆军少校,曾经是跟着东方求败混的黑社会小弟。

英雄:TG男队成员,陆军少校,集训期间主要负责训练学员体能,另教授军事伪装课

无极:TG男队成员,陆军少校,集训期间的格斗教官

疯清扬:前前任TG男队队长。


有意见和建议都欢迎提出!

有人想看这个军旅设定小破文嘛_(:3」∠)_
……等等我上来干嘛。明天期中考我怎么还没复习qwq

早上不知道为什么肚子疼。

第一节课就是物理测验。

做卷子的时候听见肚子里像是有什么在翻滚——


咕——咕咕——咕咕咕。


瞬间自己默默笑成沙雕。


……咕咕咕叫什么意思我可不知道哟(乖巧.jpg)


【官配组/香怡】像爸爸/妈妈的孩子

*万圣节,放个轻松向的香怡
香怡这组的儿子太棒了1551

·香怡

橙留香和上官子怡生了个孩子。

 

1.像妈妈的女儿

女儿是幼儿园里一枝花,是同龄所有女生的大姐姐,是令无数小男孩心动的闺秀。

对此,橙留香感到有些困扰。

“太可爱了啊......”他望着不远处被男孩们簇拥着的小女孩,有些发愁。

“长大了会有很多男生追求吧。”

脑海中浮现了一些并不愉快的情景。

上官子怡:“......咸鱼,她还是个孩子。”

 

2.像爸爸的女儿

幼儿园今年的迎新话剧演出将在一个月之后开始,现在正在进行选角。

一个男孩屁颠屁颠跑过来:“你当公主吧!我当勇士来救你!”

“不要!”

眉目清秀的小女孩一脸正气,认认真真地仰头看着老师说:“我要做大英雄!打败恶龙,救出公主!”

老师有些为难:“可你是女孩子呀......”

一旁的男孩闻言有些苦恼地抓了抓脑袋,沉吟许久,坚定地喊:“那她来当勇士,我当公主吧!”

“不行,身为英雄不能抢别人的功劳!你当勇士吧,我会打败你的!”她越说越激动,“我要打败你,然后打败恶龙,最后救出公主!”

“不行啊!”男孩急了,“你不能和公主在一起!我会抢回来的!”

“你才不行!那我就再打败你一次!”

路过的园长:“......???”按这个节奏会是什么神奇展开啊。

演公主的女孩子:“......”心好累。

得知这段故事的上官子怡捂住胸口。

每次都被女儿大义凛然的可爱模样萌得肝颤。

 

3.像妈妈的儿子

自家儿子非常受欢迎,几乎是幼儿园小王子。

不仅因为温和优秀的好孩子形象与俊秀外表,还有他非同一般的亲和气质。

但上官子怡和橙留香都明白这小家伙皮起来其实很能整事——不过,到底是遗传自谁这个问题有待考证。

“老师,你流汗了。”年幼的男孩从口袋中掏出一方白净的手帕,仰起头看着一位刚和孩子们做完游戏的老师,声音清脆,朝着她露出笑容。

先不说这年头随身带手帕的小男孩简直必杀......这个笑容已经太犯规了吧!!

年轻女人动作僵硬地接过手帕,缓缓转过身去,背影隐约颤抖着。

“不行,这样的年下是没有前途的......”

 

4.像爸爸的儿子

“你怎么又打架了?”

看着玄关处刚回到家的儿子,小腿和手臂上那些深深浅浅的淤青,上官子怡倍感头疼。

“说吧,这次是被看不起了,还是和别人吵架了?”

男孩抿了抿唇,别开视线。“我、我......”

忽然眼前投下一片阴影,紧接着头顶传来那人手掌的温度。

“爸爸。”

“回来啦。”

橙留香一边换着拖鞋,一边笑着应:“嗯。回来路上还顺便跟人打了一架。”

上官子怡愣了:“啊?”

“有个家长大概在自己家里说了你的坏话,被那人儿子听见了,就学舌在他面前骂你。”说到这里,男人微微皱起了眉,却又很快舒展开来,拍拍身旁儿子的肩膀。“所以啊,我跟那位家长打了一架,我们儿子和那小子打了一架。”

“......哈?”

“哦,子怡你放心好了。我们都赢了呢!”

“谁跟你说这个了!”上官子怡想起了他的身手。对面那位家长估计会很后悔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啊。但是,“说了点话我又不会少块肉......至于吗。”

谁料一大一小父子二人几乎同时点了点头,“至于!”

儿子扯了扯她的裙角,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妈妈,我觉得谁也不可以说你的坏话。”

【果宝特攻/雪诗】当他得知你怀孕时(下)

*雪诗的场合!
*含一点果意、香怡、叮薇
*是我没错,因为跟一个画手太太撞圈名了所以改了名字
*雪诗果然还是写得最长。


迎面的微风掂起她垂落的樱粉碎发,无形地温柔轻吻,又轻轻放下。
渐染金黄的叶片悬在头顶,拦不住细碎的骄阳,投下斑驳图案,映在那双三色堇紫的清澈眼睛里。
十月末的天气很好。

不远处传来婴儿哭喊的声音。梨花诗漫不经心地转过头,发现是熟人。
还不少。
有人疑惑:“诗诗?”
孩童的家长们听得这一句疑问纷纷看向她,俱是一愣。
唔……如意和小果叮,子怡姐和橙留香。还有两个婴儿车里的小娃娃。
梨花诗走过去打了招呼,目光却始终粘在婴儿车里的小孩上。
当时上官子怡和花如意一起生了孩子,她和菠萝吹雪去探望过。上官子怡和橙留香有了个儿子,花如意和陆小果有了个女儿。上个月还听小果叮炫耀说,小薇怀的是少见的双胞胎。

花如意解释说:“带孩子出来逛逛,在母婴店里遇到了。真的很巧呢!”
“呜——”
“嗯,很巧 呢,就差 小果叮 和 菠萝小薇了。”
“啊——”
“小薇怀孕七个月了,小果叮粘着她不让她出门呢。护得跟什么似的,啧啧。”
“呜哇——”
“啊呀,好吵啊你们!”上官子怡有些头疼地抚上太阳穴。

身旁盯了孩子许久的梨花诗忽然出声:“子怡姐,如意,我可以 抱一抱 他们 吗?”

沉甸甸的、暖融融、肉乎乎的小家伙填满了怀抱。
听着如意的指导,她有些笨拙地调整着抱孩子的姿势。
很奇怪,女娃娃在她怀里安分得很,不哭不吵,一双大而亮的眼睛直盯着她瞧。
真可爱啊。梨花诗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思绪却不知怎的飘回今早。


她在昏暗的卧室中醒来。腰上放着一只温热大手,而自己面对着一片平坦结实的胸膛。
昨晚她累得不想动弹,菠萝吹雪大概又抱着她睡了。
她已经习惯在他怀里睡觉了,脖子下面垫着他的手臂,也不知道早上醒过来会不会觉得麻。但,确实很有安全感。
“早上好啊小诗诗。”
他醒了,半阖着眼轻声嘟哝,像在撒娇似的。
腰上那只手从腰间移至后背,环住她整个人,紫色头发的脑袋凑近,埋进她肩窝蹭了蹭。
梨花诗推推他:“起 床了,菠萝 头。”
“哎......”他无奈地放开她,“知道啦。”
菠萝吹雪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床边看着手里的一盒东西发呆,表情跟雷劈了似的。
嘿,真少见。
“菠萝 吹雪......”
“昨晚 好像没 戴 这个。”
她向他晃了晃手中的小盒子,说话时脸色很红,眼神有些不安地闪躲。
过了很久都没有听见他说话,她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
“......小诗诗,你就不想要个孩子吗?”
与往常一样不着调的语气,声音里带着点刻意的委屈。
气氛和心情,却不一样了。

孩子吗?
这一年三个好姐妹都传来了怀孕或生产的好消息,她也考虑过现在要不要孩子的问题。
梨花诗是喜欢小孩的。
和他一起生下的孩子吗?似乎,也是期待的。
可现在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今日休业”。
梨花诗在附近的药店门口驻足一会,然后一手攥着单肩包的细带,转身离开。
纤瘦的背影竟带着几分洒脱与决然。


“小诗诗,你就不想要个孩子嘛?”
——话说出口的时候,菠萝吹雪其实非常忐忑紧张。

昨晚是故意的。
他用尽办法不动声色地引诱她。平日里的少女不会轻易忘记这么重要的事,只有让她......无法分心想别的事。
事实上他也真的做到了。
整个过程中,她被美色所惑上钩,又被欺负得太狠,无暇顾及其他。结束后梨花诗直接累得昏睡过去。
回想起那时候,温热的小脑袋完全搁在他肩上,喘了一会之后呼吸逐渐均匀,几乎是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垂眸便能看见贴在她赤裸后背上的那绺粉色头发。
心为她软得一塌糊涂。
不过,那种时候他可真的轻不下来啊。哪怕不是为了别的什么。

前几天和小果叮打电话。那头菠萝小薇似乎是不小心打碎了什么东西,小果叮紧张得大喊一声不要动放着我来,险些震碎菠萝吹雪的耳膜。
等小果叮回来继续通话时,他有意无意地提了孩子这件事。对面的男人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滔滔不绝。
规划、想象、炫耀,每一个字都带了愉悦的情绪。
菠萝吹雪忽然很想要一个孩子。忽然地。
想到有个小男孩儿长着和他相似的脸,用和她如出一辙的表情鄙视他之类的场景......他就瞬间乐了。
或者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他可以像逗梨花诗那样逗弄她。

更重要的是,她生的。
小诗诗和他的孩子。
糟糕,很期待呢。
其实自己也没想到会对做父亲这件事那么感兴趣,在喜欢上梨花诗之前他一直是万花丛中过的渣男啊。
如今专一而忠犬,和她结了婚不够,还想要孩子了。
“在风流浪子的道路上越走越偏了。得,这下彻底走到隔壁妻奴的路上去了。”
“但我似乎还挺开心呢~”

然而看着眼前低眸不语的梨花诗,他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
轻轻的叹息没有让人听见。
“没事,小诗诗不想要就算啦,买点事后避孕药吧。”他斜倚在卫生间的门框边,用依旧轻松的语调说,“不过这个听说对身体不好,我下次不会忘了......对不起啊小诗诗。”
谁的右手放在背后紧攥成拳。


距离那晚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月了。
梨花诗忙着工作,尽量让自己忽略那件事。
两人的关系似乎没有改变,但她知道,除了晚上睡觉在同一张床上,他们已经快两个月没有亲近过了。其实他最近的工作很忙,刚巧她手头也有很多事要做。
这样的疏远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摇摇头让自己甩开这些恼人的念头。
好饿啊......
梨花诗随手拉开抽屉,拿出一袋散装的菠萝果酱夹心面包。
“咦,梨花诗你吃了这么多面包啊。”路过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同事说。
梨花诗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手边零零散散的五六个包装纸,心下一惊。


还真是准啊。梨花诗看着检验报告有些哭笑不得。
心情,有些奇妙。
有点好奇他的反应呢。


梨花诗回了家,刚一开门就被紧紧抱住了。
脑子里还有点懵,耳边男人略微疲惫却如释重负般的声音响起:“小诗诗......”
“怎么 了?”
“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声音闷闷的。
她忍不住笑了,“白痴。”
“可是小诗诗……你今天晚回来了一个半小时。我还以为你因为那天晚上的事,在生我的气。”
梨花诗现在觉得这个人真蠢。“我要生气 的话,上上个月 早就 生气了。”又推推他胸口,“让我 进门。”
菠萝吹雪委委屈屈应了一声:“哦。”只是一双眼睛始终粘着她。

她看了一眼挂钟,六点十六分。确实,比往常下班时间晚了很多。
梨花诗在沙发上坐下,外套往旁边一扔,从包里翻出来一张纸,塞进他怀里。
他一愣。靠,不会是什么离婚申请书吧。
她什么解释也没说,直接进了卧室。
菠萝吹雪做了一个深呼吸,定睛看去。
……这是什么?
第一反应,还好不是离婚申请书。
第二反应……没有反应了。只扫到寥寥几个字他握着检验报告的指尖便用力得泛白,霍然抬头看向卧室的方向。
“……”
往日里能说会道的一张嘴,此刻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须臾,一双腿不由自主地往卧室走——不,跑向卧室。
她看起来是在换衣服,全身只穿着一件背心和一条短裤,一只手正穿过家居服袖子。
菠萝吹雪一手穿过她腋下,一边弯腰抚上她膝盖,直接把她横抱起来转了一圈。
梨花诗懵了。
“你干嘛!”
脸还有些羞红。
不过再一想,倒能猜到为什么了。
“梨花诗你可以啊,是不是第二天故意没吃药!没吃药还瞒着我!”他放下她,咬牙切齿地抬手想敲她头,又不舍得,只好放下来。“害我担心了一个月……”
梨花诗低下头。
“我一开始,很迷茫。”她努力让语句连贯一些,“不知道 是不是 准备好了。”
她没有明说准备好什么,但他听懂了。

“但是,我相信你。”
“你虽然 平常 总是 不正经,但我 相信 你。”

很短的两句话,菠萝吹雪却一下子红了眼睛。
眼前的她认真得令他心动。
连断断续续说的话也是。

半晌,他声音沙哑地说:“那天晚上,其实我是故意的。没想过会不会一定怀上,因为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想要。”
“小诗诗……”
他将她搂在怀里,低头亲吻她的唇角。
“我知道我以前有点混蛋,平时也吊儿郎当的。”
“看着就不可靠,还没责任感。”
“我还贪小便宜,还经常逗你玩。”
“可是……”他与她相视,忽然展颜一笑,眉眼间是化不开的深邃温柔。依稀能辨得曾经少年的意气风发,但更多的是成熟与坚定。
“我果然还是很爱你。”
梨花诗环住他的脖颈,吸了吸鼻子。
“我也是。”

-END-

——
希望没有崩qwq
如果有不足之处欢迎指出!